圈养的驼咩遥

为自己活

寻景(民国兄弟)

    1

 我叫江舟寻,我哥给我取的名字,我哥叫江齐景,是上海有名的军官

  

   我哥只大我5岁,但他却像我娘,这不是说他像女人,娘气 ,相反他顶天立地,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军人,一鞭子可以抽得我嚎上三天

  

   我爹很有钱,娶了个好老婆 ,借着我外公外婆扶持,做了点小生意,到现在还开了几个银行玩,我哥是他的顺位继承人

  

    我刚出生就没了娘 ,因为难产 ,她生下我后就看了我一眼,说了句“我的儿”,就闭眼一蹬腿,进棺材了,我爸没过半年就抬了新夫人进门,和一个大我两岁的姐姐,叫江婷婷,是我爸的种

  

    我听管家周叔说,当年我哥当场就没给他们母女俩好脸色 ,摔了碗筷就上楼抱我吃奶去了,我不由啧啧感叹 ,果然,我哥才是真的有脾气,才5岁就不给老爹脸,我又想到我5岁时要是像我哥十分之一,我哥能拿戒尺追着我满屋打

  

    我总觉得我哥才是这个家的老大,因为我从来没看见过我爸冲我哥发过火,我哥当年读书好,私塾的先生说我哥是天才,神童,天生就是读书的好料,后来果不其然考上了浙江大学,但他还是没去上,反而去了黄埔军校,我爸从头到尾都不知情 ,后来我哥要去的时候通知了我爸一声,我亲眼见我爸青筋鼓了又鼓,终于说出一句话来:“钱不够用就给爸打电话”

  

     我当时人都傻了,我哥难道还能没钱吗?笑话!我曾看我哥出去看戏时给师傅打赏一挥手就是一个大洋,只怕我所有的私房钱集起来都不及我哥的百分之一。我只得说这世道不公,眼巴巴的凑上去“爸,哥不缺钱,我缺”然后我就见我哥,回头冲我轻笑了一下,右手悄悄掐住了我的左胳膊,疼得我差点当场流眼泪

  

     江齐景临走前,终于想起我是他亲弟弟的事,他理了理我的衣领子,“小粥,哥房里还有几百块大洋,给你留做私房钱,我一去就要好几年,带回来时你也又大了几岁,性情都会改变,你是我养大的,我了解你,但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下,若是我发现你这几年沾染了什么不该沾染的东西,又或是荒废了学业,哥哥可得帮你紧紧皮子,让你怀念怀念以前的滋味”果然哥就没说过一句全糖的话,气死我啦,不过这时我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泪眼汪汪的说“哥哥一路平安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野草

1

我第一次见白贺文是在我舅家的小饭店里,我原本是来管我舅要钱的,我爸是个赌鬼,我妈生下我跑了,娘家都不回了,我姥爷留下的钱全给我舅办饭店了,几年的发展,生意愈发兴隆,我爸便带我赖上了他,说办饭店的钱里也有我妈的一份,我舅是心善的,真掏钱了,于是就这么接济了我们父子十来年

后来几个月前我爸死了,我舅给我的钱也不曾少,我照旧月月初一拿钱,我道德感很低,也不会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因为我现在还住在那种阴暗的小巷胡同里,然后拿钱吃喝玩乐,偶有剩余,还能去Gay吧里点两杯浊酒,看看舞台上的小美人,接受视觉盛宴,偶尔还能亲亲几个小嘴,但我从不点鸭子,因为我怕得病,我把自己的命看得重,但明明自己满身淤泥,我充满了矛盾

白贺文是来应聘的,附近有大学城,来的人很多,他是其中最出挑的,我天生就是弯的,看见他第一眼就想扌喿他,把他弄得哭都哭不出来,贫穷限制了我的发展,却没有限制我的想象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写一点发一点,无存稿,自己看个乐呵,不感兴趣了就会坑